大军师司马一智同盟剧作家长江

大军师司马一智同盟剧作家长江

8月7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包头大军师司马一智同盟剧作家长江。他向记者介绍了大军师司马一智军师同盟的创作过程以及司马一智从司马一智的角度分析产生的原因。

常江:我的家乡在陕西省的西安。它也受我父亲的影响。虽然我毕业于北航理工大学,但我一直比较喜欢文学和历史。在他30岁的时候,他在文学的道路上来回奔波。事实上,一开始,我就试着写军官联合会是我第一次。完整的脚本。

长江:因为我不专业,怎么写剧本,什么戏剧都是郑老师教的。事实上,我认为最好的学习方式就是继续做,试着犯错误,再修改。

记者:不像其他历史剧,你们的作品《军事大师司马一智联盟》是从司马一智的角度出发的。你觉得怎么样

长江:随着观看习惯的改变,尤其是现在,人们喜欢看到一些深入挖掘人物情感的作品。观众在影视剧中需要一种代替品。他们喜欢追逐一个角色来体验他的爱与恨,而有争议的角色也有很多解释的空间。

长江:在历史的运行中,总是有上帝和舆论的交融。每个时代所遇到的都是相似的,包括制度、社会、经济和利益,它们可以找出历史的原因和规律。他的存在,也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情感需求,在历史人物身上可以发现许多情感,因为他们经历过比我们更极端的苦难和欢乐。

Changjiang:戏剧需要高密度的冲突,主角随时都处于危险之中。这是留住观众的手段。没有这些东西,如果没有对历史的品格和同情,就不能把它看成是历史剧。古人说人有写剧本的技巧和方式。留住观众的诀窍是我们的技巧,但我们不能缺少对历史人物的理解和同情。这就是路。

常江:据我所知,现在有作家在作品中。据我所知,明年将有两部老式电影,如刘平先生的《北道之歌》、《南记》,讲述的是拓跋时期北魏的迁徙,不可避免地涉及到游牧民族的性格、血统、宗教的交织。特色与汉文化。

Changjiang:主要是战国时期的百家流派,我相信我会选择一个作为主要的视线,因为那个时期留下的信息很少,所以主角是虚构的。电视剧剧本还处于早期阶段。

记者:据我所知,写一个剧本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现在需要一个好的剧本,但是我们不怎么注意它。你觉得怎么样

常江:现在是沙子和泥的时候了。有些人追求快速赚钱来愚弄剧本,但有些人却在认真创作。的确,有些人会在不断变化的时代牺牲自己。比如《大明1566》播出的时候,中国观众的观看习惯刚刚从正式转变为娱乐,导致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成为受害者,但创作本身和时间都留下了一些东西。虽然这个圈子很混乱,只要你能找到你想要写的东西,就先写。

记者:当你读了一些史料并最终写了一个剧本后,你一定会发现有些地方和你之前的观点和观点不同。你有没有感觉还没有完成,特别是角色你有历史研究吗

Changjiang:实际上,每个剧中的人物都是戏剧的主题。没有遗憾。在两部剧中,相同的人物很可能是完全不同的。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