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定危害过境公共汽车安全

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所召开第十一届“案件论坛”,讨论如何确定法律责任,如何预防和规范司机驾驶公共汽车的违法犯罪行为。完善立法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基层法院、公共交通公司等单位的专家和代表纷纷提出建议。

在司法实践中,与司机的纠纷不是案件。重庆万州区人民法院法官谭勇对一起针对公交车司机的刑事案件进行了审理。

2015年12月29日上午,司机左某在湖边开着一辆22#巴士。郑老人坐在车站后,左某不同意程某停车的要求。

程某要求退还两元钱的票款,很难挑出投币箱,塑料盒外的塑料撕破了。车上的乘客劝了几句话,没想到会激怒程某,他突然开始拉司机的方向盘。

左先生本能地猛踩刹车,直奔人行道,撞上了一棵树和一个交通标志。左某的背撞到司机座位后面的栏杆上,喘不过气来。另一名男子被送往医院,CT显示胸腔积液和充血。汽车的挡风玻璃、雨刷、前照灯、仪表板和保险杠被损坏,损失超过2万元。

法院认为,郑先生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险罪行,判处他三年监禁和三年缓刑。

万州区法院刑事庭长严学文说,从2015年到2018年,万州法院共审理了9起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险行为案件,涉及公共汽车的案件有7起,其中6起为男性,1起为女性。年龄在40至50岁之间,受教育程度不高。法院在所有7起案件中都判定有罪,其中大多数案件暂停审理,1起案件被定罪。

严学文说,这类案件的实施者年龄较大,经常因琐事、车费等琐事而与司机发生冲突,没有预谋。犯罪行为人有自首行为,损害后果不特别严重,多数案件没有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不特别大。

如何判定危害过境公共汽车安全

辽宁省沈阳高新区人民法院法官赵英南表示,沈阳公交车上的视频监控清晰,案件记录相对完整。这类案件大多是因坐或不坐而引起的矛盾,演员大多是初犯,具有自首的情节、认罪的态度,能够积极补偿损失,获得受害人的理解。人身伤害基本上是轻微的伤害,有些情况下公交车司机也有一定的过失。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法官胡扬说,过去三年,丰台区法院审理了十一起以危险手段危害公共安全的案件,其中六起与机动车有关,三起与公共汽车有关。

郑爱丽是北京市丰台区的一名律师,他担任公共交通公司的法律顾问已有10年之久。她说,过去曾发生过醉酒虐待巴士司机或从巴士司机身上榨取汽油的事件。这家公共汽车公司有一项处理公共汽车司机投诉的服务。许多矛盾都是让公交司机忍受,还是由公司给予司机退职奖励,或双方教育,以服务纠纷的形式解决。

热点资讯